外資涌入越南 機會與威脅同在

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news報道,越來越多的外國公司將自己的產業鏈遷往越南。這一進程,在中美貿易戰前已經開始了。當越南順利戰勝新冠病毒后,更是如火如荼。這個國家,差不多1億人口,與中國交界,國際交往活躍,患病人數不超過400人,沒有死亡病例,與其它國家相比,更早擺脫隔離和與之相關的經濟危機。

一些世界級工業巨頭,有意將自己的企業設在越南。韓國LG Electronics正將自己的智能手機生產從本國遷往越南的海防市,日本松下集團計劃9月初在越南開始生產大容量冰箱和洗衣機,而此前,是在泰國制造的。美國蘋果公司已在越南生產自己的無線耳機,數量達AirPods總量的30%。

借助于跨國公司生產鏈條和投資的擴大,2020年上半年,越南電子產品出口增加了24%,盡管專家曾預測,對該領域來說,今年下半年美歐市場因大流行,需求將下降,情況不容樂觀。

越南靠什么吸引外國商家?

越南吸引外國企業的因素很多,其中:政治穩定、年輕而廉價的勞動力、經濟高速增長、各種各樣的自由貿易協議、與中國接近和發達的基礎設施。外國直接投資中的65%投向了加工業,2019年,投資額增長了48%。越南作為東南亞生產的快速發展中心,在電子、紡織、服裝和鞋業領域成績突出。

隱藏的威脅,如何避免?

俄羅斯科學院遠東所越南和東盟研究中心主任弗拉基米爾·馬茲凌認為:“外國直接投資增長,是越南經濟發展的主要發動機之一。但在這個現象中,存在嚴重的負面后果。首先,大規模外資涌入,出現‘經濟過熱’;第二,伴隨外貿增長(目前是越南GDP的200%),國家對世界經濟的依賴性增大。要知道,越南企業生產的商品,越南本身的附加值不大,而且輕工品80%的原材料是在國外采購的。高度依賴世界經濟,對國家的獨立和主權構成威脅,對此想象估計不足可能造成嚴重后果。”

“第三,努力在本國設立更多的外國企業,尤其在省級地區,解除所有可能的限制,將給環境造成損失。另外,對外國公司各種名目的稅收優惠,導致地方和中央稅收不到位。”

馬茲凌教授還指出:“還有一點需要指出,新一代的自貿協議中,其中包括《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全面進步協定》和不久前批準的與歐盟協議,都強調國際法優于國內法。也就是說,外國企業與越南國家機關或企業發生沖突時,裁決將根據國際法而非越南法律作出。而跨國公司在這方面游刃有余。”

最有一點,但同樣重要:生產遷往越南,意味著外資涌入,創造就業崗位,生活水平提高,但另一方面,勞動力將變得昂貴。越南快速接近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外國資本將道別越南,尋找更為廉價的勞動力。避免這種前景的方法之一,是發展本國的高科技生產。俄羅斯專家總結道。